Karin Weber Gallery

谭颂汶: 工作机器

谭颂汶: 遛时间

谭颂汶: 悲剧英雄

谭颂汶: 我们必须想像西西弗斯是快乐的

谭颂汶: 泄气口

展览详情

展览

我们必须想像西西弗斯是快乐的

日期+时间

2017年8月18日 — 31日

地点

凯伦伟伯画廊

开幕酒会

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
晚上6时至8时

内容

谭颂汶首个个展将在凯伦伟伯画廊举行。

是次展览以西西弗斯为题指出当代社会永无尽头而又徒劳无功的日常。艺术家透过日常物件的特性 – 机械式重複运转与西西弗斯永无止境地推巨石的行为结合起来,再透过各种日常物件的配合来反抗日常的荒谬以及生活的压抑。

现代工厂办公室的工作是西西弗斯永不停息而又毫无意义的劳动的另一种体现。在每天的重複作业以及身边形形式式相同的商品之中人们意识到日常生活中的机械性与无目的性,故艺术家以作品回应生活的荒谬感。

在《遛时间》中时钟在地面上被绳索牵著。绳索扣著时钟的秒针使秒针无法向前进反作用力引致时钟本身自转时钟就像遛狗一样向前慢慢行走。人无法改变时间的流动能改变的是自身面对时间的态度作品以荒诞的行为对属於自己的时间进行戏谑。

谭颂汶首个个展将在凯伦伟伯画廊举行。

是次展览以西西弗斯为题指出当代社会永无尽头而又徒劳无功的日常。艺术家透过日常物件的特性 – 机械式重複运转与西西弗斯永无止境地推巨石的行为结合起来,再透过各种日常物件的配合来反抗日常的荒谬以及生活的压抑。

现代工厂办公室的工作是西西弗斯永不停息而又毫无意义的劳动的另一种体现。在每天的重複作业以及身边形形式式相同的商品之中人们意识到日常生活中的机械性与无目的性,故艺术家以作品回应生活的荒谬感。

在《遛时间》中时钟在地面上被绳索牵著。绳索扣著时钟的秒针使秒针无法向前进反作用力引致时钟本身自转时钟就像遛狗一样向前慢慢行走。人无法改变时间的流动能改变的是自身面对时间的态度作品以荒诞的行为对属於自己的时间进行戏谑。